当前位置: 妖精视频   »  老婆在朋友胯下呻吟

老婆在朋友胯下呻吟

.

我老婆今年25岁,1。68米的身高,丰满的身材再加上一头乌黑的长发,使得认识和不认识她的人都想干

她。

我老婆的性欲很强,每周起码都要求我和她做五次爱。

刚结婚那会儿,新鲜的感觉使我还乐此不彼,可渐渐地随着新鲜感的消褪,我穷于应付了。

吴克明是我的高中同学,他即高有帅,我们之间的友谊至今有十几年了。

他经常来我家玩,也爱和我的老婆打趣、聊天,我知道,如果有机会,他也是很想和我老婆搞一搞的。

为了应付老婆,我想给他们创造一次机会。

晚上九点多,吴克明果然又到我家来了。

「阿明,今天客户送了一瓶` 茅台` ,据说是出口的,可能不错,我们今晚把它消灭了吧。」我见吴克明座下

来,赶忙提议道(其实酒是我自个儿掏钱买的,真是赔了夫人有折钱哪!)。

「我们两人哪喝的?」吴克明边掏出酒瓶边说到。

「没事,叫琳琳也来喝。」琳琳是我老婆的小名。

「好啊!」一听有我老婆陪喝,齐强兴奋地答应。

「去你的,我又不会喝酒,别扯上我。」琳琳一听却不干,没办法,为了达成目的,我只好硬拉她座下来「不

会喝就少喝点,陪陪我们也好」我说。

「对1对!」吴克明赶紧应声着「这样一来,我们也能多喝点。」「去!我又不是三陪小姐。」她嘴上虽这么

说,但还是被我拉座下了,我到厨房拿出了晚饭吃剩的卤鸭,有打开了几包花生、瓜子之类的小吃,三个人就这样

喝了起来。

一个小时还未过,酒也就喝了过半瓶,我老婆就不支酒力了。

她起身要离开,说什么也不座不喝了,没办法,只好让她先走。

她先进卧室拿了浴巾进了卫生间,可才刚进去,却先传出呕吐声。

原来她已经不行了。

我嘴上陪着不是并假装自责,心理却暗自高兴「这事成了」,我心想。

直到看到琳琳穿着连衣群式睡衣,步履飘浮地走回卧室,我和吴克明这才又喝了起来。

「阿明,今天我借了一片日本的黄片,刚才我老婆在不好拿出来看,我现在去拿来一起看。」我看到琳琳离开

后,吴克明喝酒的兴趣明显降低,所以需要刺激他一下。

「好啊,快去拿。」我跑到卧室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哪出早已备好的黄片,走出门时,故意不把卧室的门关紧。

我们边看VCD边喝着,渐渐地,吴克明有反应了,她不停的举杯,不停的抽烟,酒快完了,我看火候也到了,

就假装喝多了,也跑到卫生间,用手指抠了一阵喉,使自己吐了出来。

「真是的,不会喝这么多干嘛逞能?」吴克明跑进卫生间,将我扶了出来放在沙发上。

自顾自的继续欣赏VCD。

他哪里知道酒量本不如他的我在中间几次借故起来是去将嘴里的酒吐掉。

很快地,我假装睡着了,还不时地打出了酣声。

「李彬!李彬」吴克明见状,转身过来摇了摇我,我却装作沉睡不醒。

吴克明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而是接着看片,但我可以感觉得到他心里有斗争了,他不像刚才那样认真的看,而

是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转头去看卧室的门。

终于,他行动了,他先站起来,摇了摇我,看没反应便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卧室门口,将卧室的门轻轻地推开了

一条缝,然后将脑袋凑了上去。

我明白他只要往里一看就会欲火更烈的,因为我刚才去拿VCD片时,故意将我老婆的睡群摆掀到她的大腿处,

并把她的一边腿拉出被窝,酒、黄片再上眼前的加女人的裸露着的雪白的大腿,就是柳下惠也难不乱啊!果然,吴

克明进去了,急得都忘了关房门,使我看的一清二楚。

他先是很小心的用手去轻抚琳琳露出的大腿,见没动静,他掀开了琳琳身上的薄被,贪婪地欣赏起来。

接着,他脱自己的衣裤,直到只剩一条三角裤,远远的,我都可以看到他的那根肉棍已将三角裤中央顶得高高

的了。

接着,他将琳琳已经掀得老高的睡群摆又撩上了顶点,琳琳雪白的大腿、平坦的小腹、裹着窄小内裤的隆起的

阴阜以及隐约可见的阴毛都暴露在齐强的面前。

我窥视着卧室内的情景,不禁情欲难忍,阴茎也顶了起来。

我拉开裤子拉链,掏出发烫的肉棒,边看吴克明的动作边上下套弄起来。

卧室里,吴克明的行动加快了,拎琳肩头的睡群结已被他解开,睡群摆也退到了腰部。

当我转眼又望进去的瞬间,他正在取下琳琳的乳罩顺手扔到了地上。

双手颤抖着按到了琳琳那对高耸的酥乳上。

琳琳似乎有点知觉,双肩恰好在这是耸动了一下,吴克明明显地吓了一跳,双手猛的缩回,整个人也呆立在床

前,直到看琳琳只是这么耸一下后就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了,这才又放下心来俯下身去,用嘴含住了琳琳葡萄般的左

乳头。

渐渐的,他不满足了。

他放开了琳琳的乳头,抬起身来,继续脱她的睡群,直道完全脱了下来。

这次他没有停顿,而是接着又扒下了琳琳的小内裤。

琳琳现在是一丝不挂的展露在吴克明的眼前了。

吴克明一定是热血沸腾,而我自己也是欲火熊熊,我手上的动作随着吴克明的动作在加快着,呼吸也在不知不

觉中急促起来,一股股热流不断的从小腹涌上脑门「不能这么快出来」我在心里告诫着自己,好戏还在后头呢!吴

克明已把他的三角裤脱了,他那根充血过度的阴茎高昂在胯间,两只手正在打开琳琳的双腿。

琳琳的阴户也随之大开。

我只能远远的忽隐忽现的看到琳琳的双峰和大腿根部的那丛三角形的阴毛,平常我们夫妻做爱时并不觉得特别,

可今天却觉得它十分诱人。

我心里不住的涌出阵阵的冲动,直想冲进卧室去摸一摸那撮黑毛和那丘温热的小山包。

吴克明没有给我留下机会。

他已经将头伸到了琳琳的双腿之间,伸出舌头,舔上了琳琳的阴蒂。

「哦……」琳琳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声,腰部也随之扭动了几下。

吴克明已经刹不住车了,他不管琳琳的反应,继续在她的胯间努力着。

酒醉了的琳琳可能早已分不清吴克明和我在做爱前的不同了,她只感觉到下身的骚痒,只体会到爱欲在快速的

升腾,她要享受这份半醉半梦之中的性幸福了。

她腰间的扭动在加快,还不断的挺起臀部以迎接齐强的舌尖的爱抚,小嘴也已微张,吐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哦

……哦……重……重……噢……噢」。

吴克明看着我老婆的骚样越来越重,他明白时机已到了,他翻身上床,正对着我老婆的身体压了下去。

在外面的我可以明显的看到琳琳的双乳在他的重压下变扁变宽,吴克明的右手伸在了他的腿间,想象得到他正

握着他那硬梆梆的搔棍在搜寻我老婆的肉洞口。

不一会,只见他的腰猛的一沉,我明白他插进去了。

也就在着同时,琳琳发出了一声重重的欢叫「噢……」这证明了我的判断没错。

我的心中这时真是醋、性相交。

一边看着自己的老婆在别人的抽送下提臀挺腰,心上不禁醋意大发,即怪琳琳骚味太重,也不管是谁就给人干

了,怪吴克明竞连好朋友的老婆也敢操,可又怎么能怪他们呢?这一切不都是自己安排的吗?另一面,第一次看着

自己的老婆在别人的身下欢吟,却也觉得刺激无比,老婆的媚态、老婆的叫床使我激动不已。

我再也忍不住了,双手快速的套弄起自己的阴茎,不过才上下套动几下,一股无可比拟的酥痒的感觉就冲上了

脑门。

「啊!」我控制不住自己了,忍着喉管,低沉的叫了一声,一股阳精随之喷射而出,我更用力的套弄着肉棒,

身体给畅快的、不停的发射抽得弓了起来,精液喷洒得衣服、茶几和手上到处都是,这可是比通常的做爱还舒服呢。

设完精,我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可卧室里,吴克明和我老婆还正在兴头上。

琳琳的双手已缠上了齐强的腰上。

俩人的嘴也粘在了一块亲得十分投入,吴克明的腰部正用力的拱动着,他身下的那淫棍肯定正一进一出的在琳

琳的阴洞中穿插。

而琳琳那细小的蛮腰在大力地左右挪摆着,丰臾的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着齐强的抽送。

「哦……快……快……宝贝……噢」俩人的嘴才刚分开,琳琳的淫语就随之而出。

而她的两手缠到了吴克明的脖子上,双腿高举并接着圈上了他的腰间。

此时,我真有点怀疑我老婆是否还在酒醉中?」啊唷……舒……服极……快……狠……再插……快……」随着

吴克明将她的腿举到肩上,刚抽出的肉茎又深重地插入到琳琳的阴洞中,琳琳已不是呻吟了,她是在哭叫。

她知道她身上的男人不是我吗?我想她一定知道的。

她的叫声应该说明了一切「这个淫荡的女人!」我在心里恨恨的骂道。

「好!我操……我很很的操……你的洞太棒了……又热……又湿……我要把你干……干上天!」吴克明边应边

急速的前后摆动臀部,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撞击着琳琳的花心,而琳琳的双手现在已是抓紧了床单,「啊……哟……

啊……啊啊……啊……好……好……啊……啊……啊……再……再……抽快一……点……干死……我……了……啊

啊啊……!」吴克明又猛力抽送几百下,他可能也到了天堂的边缘了「呜呜……琳……我……我快射了……射了…

…!」「……射……射……没……没关……系……射进……去……啊啊啊啊……」琳琳似乎已受不了他的急送猛攻,

身体强烈的颤抖起来。

吴克明则是猛力一顶直撞花心后,整个人僵在了琳琳的身上,双手紧紧的抓着琳琳的肩头,我明白他是在射精

了,他的龟头正在射出浓白的精液,它们正争先恐后地钻入琳琳的阴到、子宫中。

不一会儿,吴克明总算从琳琳身上下来了。

他从床头柜上取了些卫生纸,先镲净了琳琳的下身,然后又把琳琳的内裤和睡裙穿好,盖上被子,这才穿上自

己的衣裤,掩上卧室的门,轻轻的走了出来。

他看了看我,发现我还在睡着,这才即满足又放心的走了。

事后,我和琳琳,包括吴克明就象没发生过着件事一样,还过着平静的生活。

【完】

猜你喜欢